发布日期 2021-04-30

原创庆祝建党一百周年。扬州档案故事(1):老街深巷,红楼传世

原标题:庆祝党成立一百周年。扬州档案故事(1):古街深巷,红楼传世

前面写的字——

扬州老城区有500多条明清遗留下来的道路,密如蛛网,其间散布着众多的政府机关、名宅和寺庙。走在用图案铺成的青砖上,走在街上似乎是从遥远的历史深处走来的...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大革命和抗日战争时期,这个地方也是革命者的家园,从这里陆续走出了、陈素、、齐世乾、潘等一大批意志坚定的革命者,许多隐藏的红色经典故事也有望被挖掘出来。

扬州东环门

2021年1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作者去了扬州古城,独自在深巷中漫步,寻找早已远去的革命先行者留下的足迹...

1.安乐巷27号走出扬州早期党组织的领袖朱迈先

沿着宽阔的文昌东路直走,来到生意兴隆、热闹非凡的银河电子城,然后右转进入安乐巷,安乐巷与淠史街相隔。随即,他抛下了城市的喧嚣,沿着青砖铺成的小路,站在民国大作家朱自清故居珍致网安乐巷27号门前。

在中国近代众多残若星云文化大师中,朱自清是比较有名的。他不仅是个作家,还是个民主斗士。在反对内战和饥饿的斗争中,他拒绝接受美国的援助面粉,保持了一个爱国知识分子的正直。1948年8月12日,50岁的朱自清因胃穿孔去世。第一代领导人称赞他“宁愿饿死也不接受美国救济食品,显示了我们的民族英雄主义”。

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安乐巷27号不仅走出了一代文学大师朱自清,也走出了他的长子、早期扬州党组织的领袖朱迈先。

Anle巷27号

朱迈先于1918年9月出生于扬州。1925年8月,失去妻子的朱自清去清华大学教书,留下年幼的儿子朱迈先和祖父母在扬州。直到1933年,14岁的朱迈先被父亲送到北平学习。

朱迈先进入北平崇德中学,是班上的尖子生。在救亡图存的时代,他成为学校抗日爱国的积极分子。1935年12月9日,“129”运动在北平爆发。朱迈先和数百万热血青年走上街头示威,面对挥舞大刀和水龙的军警骑兵,他们勇敢地战斗,经受住了血战的考验。

正是在伟大时代和这样的家庭的影响下,朱迈先迅速成长起来。1936年,他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偷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经人介绍认识了他的同学崇德中学地下党支部书记李一舟。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地下党组织决定派一批同志到南方工作。朱迈先回到扬州老家,在扬州中学读书。读书期间,他从事救国活动和党务工作。同年10月,南京委派齐世乾到扬州重建党组织。齐师潜入扬州后,首先找到朱迈先,传达党的指示,共同开展组织发展。同月,他成立了中国共产党扬州支部,19岁的朱迈先担任书记,全面负责扬州党组织的工作。

中国共产党扬州支部第一次会议,在皮实街杨涛家里召开。会议讨论了发展党员和建立扬州统一救国组织的问题。1937年10月,扬州失陷在即。扬州支部成员李寿安、杨涛、徐寿庚、王秀梅到延安,党支部工作地点迁到东莞街谢佳巷13号。11月,抗日战争形势更加紧迫。朱迈先与陈素、江上青等人共同组织了江都文化救国会移动宣传组(即“江文团”),离开扬州赴大陆宣传抗战。

前排,左三朱迈先

1938年,江文端到达安徽六安,与中共长江局取得联系。根据我党当时提出的“去友军,去敌后”的工作方针,经中共长江局批准,“江文端”集体参加了国民党第十一军。朱迈先是第131师的队长,后来被派往蒋雄担任新的第19师的教师,担任政治学科长中校和政治工作队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朱迈先跟随蒋雄军队来到海南岛三亚。在这里,结识了未来将成为他妻子的傅。在此之前,朱迈先联系了分居8年的父亲朱自清,并接连收到两封家书,其中朱自清倾诉了对儿子的深切思念。

1948年8月,朱自清去世,朱迈先前往北平悼念。在完成父亲的葬礼后,他在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去桂北第八特务机关当秘书,他的老上司蒋雄是那里的专员。1949年12月,朱迈先与共产党联系起义,起义成功,7000多名国民党军队接受和平改编。年底,朱迈先进入广西军事政治大学学习。195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桂林松坡中学任教。

1950年12月,蒋雄和朱迈先在中国“大起义”中被捕,随后被押送到蒋雄的故乡湖南省新宁县。1951年底,湖南新宁县法院判决,蒋雄因任国民党高级将领被枪决;33岁的朱迈先也因“土匪”罪被错杀。

朱迈先和他的儿子在一起

为了平反,他的妻子傅已经诉苦30多年了。直到1984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拨乱反正、落实政策的新形势下,湖南省新宁县法院重新审理了朱迈先案。经过仔细复查,朱迈先案的最终结论是,判决有误,原审判决被撤销,名誉恢复。

被冤枉了33年的朱迈先终于被无罪释放。活着的人是幸福的,朱自清和朱迈先父子在酒泉之下也会感到欣慰。

1982年春,年近60岁的傅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妇来到北京探亲。这是她与结婚36年来第一次踏入朱的家门。她很高兴见到婆婆陈竹隐女士和她的兄弟姐妹,他们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她大力支持;两个儿子儿媳也分别遇到了奶奶,叔叔,阿姨。

陈竹隐女士非常高兴见到她的大儿媳和孙子孙女。她特地邀请国内的亲戚来北京吃团圆饭。

沐浴在新的历史时期温暖的阳光中,朱自清的家人第一次实现了真正的幸福团聚。

第二,谢家祥,扬州地下党领导抗日救国的总部

从扬州东泉门街西头的塔进入,直行数百米,左转进入一条小巷,顺着小巷两侧高低不一、墙壁斑驳的平房,继续往前走一百米。左手边有一条小巷,叫“谢佳巷”。

/图片-5/谢佳巷的巷子又直又长

巷子口有一栋朝北的老房子,墙上挂着一个红底白字的牌子“江都文化救亡协会旧址”。从标有“谢佳巷13号”的窄门口,左手是“江都县文化救国会旧址”。

从鲜为人知的小巷子里走出了一批扬州地下党成员和进步青年,如陈素、江上青、蒋树峰、李寿安等。谢佳巷13号是一栋住宅楼。七七事变后,著名的江都县文化社区救国会在此成立(扬州称江都县)。

1937年8、9月,扬州市部分进步中小学教师发起成立江都县文化社区救亡协会(以下简称“文化救亡协会”),负责人:卞静、陈素、江上青、莫普、潘树森。陈素等人编《抗日周报》,他家曾是油印抗日宣传刊物的地方。

/图片-6/江都县救国文化会旧址

1937年7月“七七”事变爆发后,扬州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经历了一波汹涌的抗日救国浪潮,各种抗日团体层出不穷。

1937年11月,一群热血青年成立了江都县文化救国会(以下简称“文化救国会”),创办了《对敌周刊》,及时向全国报道抗日救国的消息。

江上青烈士

随着日军继续入侵,江苏沿江重要城市相继沦陷。“文化救亡协会”成立了“江都县文化救国会移动宣传组”(简称“姜文组”),决心走出扬州,前往延安,沿途开展抗日救国宣传,进一步唤起民众。同年11月22日,包括陈素、江上青、卞静、朱迈先在内的18名扬州青年高举“江都县文化救国会机动宣传团”旗帜,告别父母妻儿,走上了宣传抗日、追求真理的革命道路。

江文端一行出江苏,入安徽,奔河南,转湖北,一路宣传抗战救国。他们的演讲慷慨激昂,富有感染力;他们剪辑演出的剧,主题鲜明,情节感人;他们画的抗战大字报生动逼真;他们办的墙报,图文并茂,通俗易懂。他们及时传播抗日救国的信息,鼓舞当地人民。

姜文团部分成员照片

1938年3月,根据我党指示,江文端在国共合作时期首次参加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然后,按照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的安排,“江文团”成员奔赴不同的抗日战场,抗击日本侵略者。

时光飞逝。扬州江文馆成立84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历史已经过去,但“江文端”年轻人那种念及世界、追求真理、勇往直前、不怕牺牲的精神依然熠熠生辉,值得后人铭记和发扬。

姜文团的旗帜

3.10号谢家祥从“江文团”领导人之一陈素身边走出来

离江文团会场只有一墙之遥的是谢佳巷10号,这是江文团的领导人之一陈素的家。陈肃,原名陈德铭,安徽桐城人。1915年6月出生于扬州一个没落的盐商家庭。1937年春,陈素从日本回到扬州,在私立扬州中学担任历史教师。

陈素的家离江上青和朱自清家很近。江上青、蒋树峰、朱迈先、李寿安、莫普、庄寿慈、陈大佐经常来陈素家,有时也有外地游客。他们经常在白天谈论世界事务,他们经常通宵达旦地谈论或花时间写作。七七事变后,它实际上成为当时扬州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救国活动的中心。

随着日寇的推进,形势越来越紧张。为了团结一切积极力量,抗击日寇,成立了以卞靖为团长,陈素、江上青为副团长的“江文团”。1937年11月22日,他从扬州出发,走遍安徽宣传抗日救国。

1938年初,江文端到达国民党安徽省政府的临时驻地六安,成员增至三十余人。陈素迅速与中共长江局取得联系,成立了中共“江文团”地下党支部。当时只有陈素、朱迈先、江上青是中共党员,陈素是党支部书记。

后来,根据中共长江局的号召,“江文端”集体参加国民政府十一军总政治训练处,改名为“十一军政治部救国工作第二组”,以卞静为组长,江上青为副组长,陈苏仁为总务部长。

1938年8月,上级命令陈素、卞静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报到。董、、李克农迎之,闻江文端北归延安。董对说:“你有工作能力,不用再去延安读书了。目前广西部队需要政治工作者,十一军三师政治部需要你工作。可以在那里发挥更大的作用,有利于抗战。希望你们服从分配,担负起民族统一战线的光荣任务。"

江文团领导之一陈苏

对于八路军办事处的决定,卞静、陈素、朱迈先等“江文团”的大多数成员表示服从。“江文端”的集体革命活动到此结束。根据安排,严靖被分配到138师政治部担任该专业的宣传科长;江上青是138师的队长;陈素仁,131师政治部大科长(任书记、政工队长)。

1938年9月底,参加武汉会战外围作战的131师奉命转移到后方休整。当时患疟疾的陈素本可以随船安全撤退,但还是给了从战场下来的伤病员坐船转移的机会。他拖着病体,一直忙着安排伤病员上船,直到天黑。然后,他坚持骑马,带领队伍上路。深夜,他因坐骑失足而步入池塘,不幸身亡。他只有24岁。

这年3月,陈素的儿子陈友三出生在扬州;6月,他的大女儿因病去世。陈素死于抗日战争,至死也没有见到儿子。陈素去世前两个月,他给妻子李雪仙写了一封信,成为陈素的最后一笔。原信内容如下:

陈苏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

“学习,我们不仅要拯救自己的生命,还要在困难和困难的情况下尽可能让我们的生活有意义和充满希望。我不仅平安的活在世上,也活的有很大的生命力和前景。一路走来,我们从来没有吃过苦,但这并没有折磨得我们垂头丧气。我从未忘记我的家,你和我的孩子。没有你我谈不上幸福。上次在汉口偶然遇到表哥瑶里,听到女儿阿蜜去世的不幸消息...我没有勇气安慰你,向贤者学习,咬紧牙关...既然新来的孩子很坚强,希望多珍惜他。一个孩子死了没见父亲,一个孩子出生没见父亲。

学贤,我止不住眼泪。我不能再写了。最后,好好伺候奶奶,奶奶,父母。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你能发一些照片,包括你的家人、你的家人和孩子的照片。

明,泪写,八月四日。"

陈苏与妻子李雪仙结婚合影

.....历史就像一笔巨款,真实地记录了革命先驱们这些令人震惊的言行。像一颗晶莹的宝石,在风、霜、雪、雨的磨砺中,越来越闪耀。

经过多年的积淀,扬州无数革命先烈的感人故事终于成为历史、古城、红色的回忆。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