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22

原《让子弹飞》、《吃两碗粉只给一碗钱》,张麻子会怎么做?

原标题:《让子弹飞》《吃两碗粉只给一碗钱》,张麻子会怎么做?

面对“吃两碗粉只给一碗钱”的游戏

如果把六个儿子换成张麻子,

他会用它做什么?

这部电影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答案

张麻子会没事的,他甚至可以还手

每个人都应该记得这个故事

张麻子的身份暴露了

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黄四郎:这张图是你的吗?

张麻子:是我

黄四郎:真的吗?

张麻子:对。那时候我很瘦

黄四郎:这不是你

张麻子:你说他不是我?

黄四郎:没有

张麻子:我说他也不是我。根本不是我。

黄四郎:最后怎么样了

张麻子: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花钱买个县长,我一定要有证件?我去照相馆拍照的时候,他们给了我这个。我说不是我,他们说是你。我说他不是我,他们说是你。没办法。我会把它贴在这里

黄四郎:哦,没错

六个儿子受委屈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万虎:刘师傅,你吃了两碗粉,只给了一碗钱

六儿子:扯淡,我吃了一碗粉,给他一碗钱

万虎:他吃了几碗?

卖粉的:两碗

吴志冲:没门。六老爷是县长的儿子。他怎么会欠你钱?

卖粉:吃了两碗粉,只给了一碗钱

万虎:县长想在鹅城给我们公平。嗯,我今天要求的是公平。求求谁?问县长的儿子为什么?他吃了两碗面粉,只给了一碗钱,这叫不公平。既然县长的儿子不公平,县长说什么都是放屁

六个儿子:(上去打万虎)

吴志忠:万虎,六爷是县长的儿子。他怎么会欠他钱?你亲眼看到的?

万虎:你怎么了?你屁股不疼?

吴志冲:今天不说屁股,只说果冻。一碗就是一碗,两碗就是两碗,不能含糊。刘老爷子,老兄,佩服

六个儿子:一个是一,两个是二。今天吃了一碗凉粉。

万虎:你给了一碗钱,吃了两碗粉。你没有钱,是吗?我会给你的

六子:看到了吗?我能买得起任何数量的碗。但是吃一碗粉就给你一碗钱。

万虎:这么多钱,他吃了多少碗粉?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他想要正义。你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六子:告诉我,你是老实人吗?

卖粉的:我是

六子:那就实话实说。我吃了几碗粉?你告诉他,你会告诉他吗?

万虎:用枪吓唬可怜的卖凉粉的人。有枪,对吗?谁没有枪?孙守义,大声说,他吃了几碗?守义,做老乡,为自己和家人做主。大声说出来,几碗?

卖粉的:两碗

六子:你是恶人,你比恶还坏吗?我比你差。(戳肚子)我好看。今天肚子里有两碗粉,白死了。

万虎:如果你肚子里只有一万个粉,我会死的

吴志忠:如果有两碗粉,我就和刘师傅一起死。

万虎:凉粉在哪里?太浅了,我看不见。

六子:(继续戳)

吴志忠:刘师傅,佩服

万虎:凉粉在我的胃里。你必须水平拉动它,这样我才能看到它

吴志忠:六爷,让大家看看是一碗还是两碗,拉

六子:(横拉)

吴志冲:刘烨,碗

六子:看到了吗?看到了吗?只有一碗吗?只有一碗吗?

六个儿子受了委屈

最后,我用死亡实现了我的抱负

张麻子的身份暴露了

但是你仍然可以睁大眼睛躺着

如果把张麻子放在六个儿子的位置上,

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面对身份已经暴露的事实,你可以继续信口开河,不心跳

更何况“吃两碗粉给一碗钱”这个事实本身就是假的

至于怎么处理

然后方法太多了

只要我们能想到

张麻子基本可以做到

例如

让卖凉粉的拿证据

张麻子和万虎很努力,很努力

甚至反客户说万虎欠他钱等等

都有可能

毕竟赢的方法太多了

关键还是看这钩汪金融网次事件的对象是谁

六个儿子死里逃生

张麻子在洒水时遇到了困难

好在姜文的电影不错

如果有任何疑问,

就在电影里找

最终,你总能找到相应的答案

比如《谁背叛了张麻子》

“师爷死前说了两件事”

或者“一步之遥”

《杀死英的凶手》

“吴柳在哪里?”

《太阳照常升起》

《梁老师之死》等,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