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12

奇怪的拍卖

原标题:狡猾的拍卖

12月4日9时10分47秒,前一位买家出价16秒后,编号为C9368的买家加价100万,喊价553,370,207.45元。

这是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推出的拍卖,拍卖标的是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破产案中涉及的资产。如果不是随后的突然变故,拍卖会在日常交易中照常进行。

意外的是,在上述编号为C9368的买家提价后约42分钟,拍卖被紧急撤回。撤回的原因是前次拍卖成功但未按时付款的竞买人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诉前保全。

据《中国商报》记者调查,投标人在未能按时付款后申请延期。法院也为此组织了听证会,但最终延期上诉失败;有趣的是,在第四次拍卖中,除了申请保全,竞拍者还被确定为“马甲”继续拍摄...

拍卖延期付款纠纷

据知情人士透露,11月10日,深圳郭盛物资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郭盛”)与上海京官创投合伙(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京官创投”)以11.48亿元的高价联合拍卖了文初涉案资产。

该资产为上海华新持有的上海玻璃钢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玻璃钢研究院”)100%股权,以及上海华新对上海玻璃钢研究院享有的1.08亿元无争议债权。

根据拍卖平台,本次司法拍卖的处置单位为上海华信等15家关联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件的管理人(以下简称“管理人”);监督单位是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11月10日前,上海玻璃钢铁学院100%股权和1.08亿元债权的资产分别于8月3日和9月16日公开拍卖,均因无标出售。

出乎意料的是,与之前的两场拍卖相比,11月10日的第三场拍卖竞争异常激烈。共有7个竞标者报名,导致4.3万人观看。投标人在24小时内共进行了960次投标,最终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胜出。

根据拍卖协议,中标人需要在招标结束后7天内支付最终款项。然而,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未能如期支付最终款项。

据知情人士透露,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在支付了1亿元人民币后,要求管理方推迟付款至12月18日。

因此,11月17日下午2时,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组织了一次听证会。听证会上,债权人向深交所郭盛方提出“延期付款,最终付款无法清偿怎么办?如何保证能按时付款?”

据记者了解,参加第三次拍卖的其他竞买人也向法院和管理人写信,对延期付款提出异议。

相关人士分析指出,“如果可以延期付款,投标人能否开出更高的价?延期付款对其他投标人公平吗?”

从当时的拍卖记录来看,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的最终出价仅比编号为B4759的买家高出50万元。

记者注意到,11.48亿元的成交价比基价5.52亿元高出108%,比评估价6.93亿元高出65.6%。

据了解,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最终未能满足延期付款的要求。

第四拍被紧急叫停

11月18日,管理人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重新发布拍卖公告,第四次拍卖定于12月3日12: 00-12月4日12:00(报价延迟除外)。

根据拍卖公告“特别说明”第五条,管理人明确表示:“本次拍卖是第四次拍卖,因为第三次拍卖(2020年11月9日10: 00开始)的竞买人未能按时足额缴纳拍卖余款,视为遗憾。因此,管理人重新拍卖了上述标的,后悔的竞买人可能不会参与此次拍卖。”

据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介绍,第四次拍卖共有6人报名,保证金5000万元,观看人数超过1.1万人。

然而,拍卖的波折在第四轮再次掀起波澜。

12月3日11时许,深证郭盛、京官创投以与管理人就上述标的拍卖发生纠纷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诉前保全,要求撤回拍卖。

12月3日17: 00左右,管理员在拍卖网站上公布了上述诉讼事件,要求竞买人关注并理性参与拍卖。管理人还表示没有对拍卖做出承诺,不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同时保留通过诉讼追究前投标人责任的权利。

尽管公告称标的物可能存在诉讼风险,但参与第四次拍卖的竞买人仍未被吓倒。

12月4日上午9: 10: 31,编号为W3098的买家率先竞价。16秒后,序列号为C9368的买家加价100万,喊价553,370,207.45元。

令买家惊讶的是,拍卖突然停止,离拍卖结束只剩下2小时8分钟。

目前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本次拍卖已撤回!”根据平台披露的信息,12时49分52秒,管理层收到(2020)沪财保一号裁定和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协助通知书,要求管理层立即撤回拍卖,未经医院许可,不允许管理层再次公开拍卖拍卖标的,故现撤回拍卖。

也就是说,深圳郭盛公司在拍卖前一小时提出申诉,申请保全;法院在拍卖结束前大约两个小时撤回了拍卖。

"未能按时付款应该是违约,并被视为一种遗憾."上述知情人士向记者指出,“既然决定举行第四次拍卖,为什么要在竞价过程中紧急叫停?这样是否合法合规,对其他竞标者是否公平公正?投标人拍摄后申请诉前保全。有没有恶意剧透的嫌疑?”

拍卖管理人陈律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一次拍卖中拍卖人在支付最后一笔款项时出现问题,未能付清余款,管理人继续按照拍卖公告中载明的协议进行挂牌。但交易员起诉法院,申请诉讼保全,法院请求撤回拍卖。”

陈律师也回应记者,称经理认为上述行为令人遗憾,深圳认为并不令人遗憾,因此存在争议。是否“后悔开枪”,需要法院给予最终裁定。不便发表意见的,以法院的裁定或者判决为准。

另一位经理也表示,现阶段不方便发表意见。

此外,上海玻璃钢研究所总经理刘伟真也向本报记者承认:“暂停拍卖对公司的经营有一定影响,尤其是对客户而言,公司股东一直不确定,这是大家都不希望的。”

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上海市第三人民法院,对拍卖纠纷、深交所郭盛支付情况、撤标原因、是否合法合规、是否公平公正、后续处置方案等进行核实。

12月9日,主持上海华新破产清算的法官王一平表示:面试要走流程,由医院安排。12月11日,法院相关工作人员通过短信回复记者,称“你的采访函已经收到。经与办案法官沟通并询问领导,该案与华新案关系密切。为了不影响华信案的公正处理,暂时不适宜采访。”

换“马甲”参加拍摄?

根据拍股挫财经卖规则,拍卖完成后拍卖买方的,所支付的保证金不予退还,上海华信破产财产计算在内。保证金金额不足以弥补拍卖费用损失和再拍卖价格与原拍卖价格的差额的,管理人有权向后悔拍卖人主张。

根据前述知情人士分析,深交所郭盛以11.48亿元的成交价格支付了1000万元的定金,随后又支付了1亿元,余额为10.38亿元。也就是说,如果认定为后悔拍卖,第四次拍卖成交价格很低,深交所郭盛可能不仅损失了上述资产,还会支付差价。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知情人士也向记者透露:“深圳郭盛在第四次拍卖中换了一件背心,并以另一家公司的名义继续参与拍卖。”

根据第四次拍卖的规则,后悔拍卖的人不得参加本次拍卖。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第四次拍卖的六名竞标者中,有一家名为“上海通用卫星导航”的公司是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的附属公司。

天空调查显示,上海通用卫星导航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7月31日,法人刘。蒋持有公司75.83%的股份,是公司的主要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记者未能通过股权关系找到上海通用卫星导航有限公司与深圳郭盛和京官创投之间的任何联系。

本报记者就资金是否充足、申请诉前保全的意向、是否换马甲参与拍摄等问题,多次致电深圳郭盛、京官创投、上海通用卫星导航。截至发稿时,我们还未能联系到深圳郭盛。

此前,有市场传言称,房地产公司是购买上述资产的买家的幕后黑手。资产评估报告显示,上海玻璃钢铁研究所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土地为工业用地,面积11万平方米。

一些市场参与者还推测,买家可能与材料制造业有关。据公开信息,上海玻璃钢铁研究所承担了玻璃钢复合材料和特种玻璃、玻璃钢复合材料检验、货物和技术进出口、自有房屋租赁等专业领域的国家和上海科技研究、高新技术项目、应用基础项目、军事配套研究和试制、研究、产品开发、生产销售和“四大技术”服务。

据记者了解,上市公司康达新材料(002669。SZ)和中材科技(002080。SZ)是参与拍卖的投标人之一。其中,康达新材料在第三次失利后继续参加第四次拍卖。

记者:陈加玲

艺术经纬:郑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