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4-10

温州首富叶文贵去世。浙江改革初期,他从北到南面对卜新生

原标题:温州首富叶文贵去世。浙江改革初期,他从北到南面对卜新生

3月13日凌晨5点,曾经的“温州第一能人”、第一首富、“温州模式”早期发展的代表人物叶文贵因医疗无效去世,享年68岁。

叶文贵的死,是一个时代的终结。他是80年代温州第一人。在我看来,从中国改革历史的坐标来看,深圳是唯一可以和温州相提并论的城市。但不同的是,温州改革的成功源于不断喷涌而出的底层力量。叶文贵就是这种力量最典型的代表之一。3月14日,浙商研究会常务理事胡宏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20世纪80年代初,它拥有1000万元的资产

叶文贵,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人。

1969年10月,19岁的叶文贵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插队,发现当地的土特产在海关内外差别很大,靠卖茶叶、人参、熊胆拿到了第一桶金。

1978年底,叶文贵回到家乡金乡,发现家乡出现了许多生产铝校徽和塑料饭票的小作坊。他找到了商机,先后创办了铝卷厂、高频热合机厂、卷膜厂、包装材料厂、蓄电池厂、微电脑仪器厂等六家工厂。

几年后,叶文贵成为温州首富,在万元户稀缺的时代拥有千万元资产。

当时苍南县领导来过几次,跟他说,为家乡做贡献,不仅仅是把自己的厂子经营好,更要发挥更大的作用。1984年5月,《人民日报》头版刊登消息称:“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专业户工业户叶文贵被县政府提拔为金乡区副区长。”个人和私人业主晋升为地方官员在当时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和争议。

1985年,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访问温州,甚至在参观工厂后称赞叶文贵是“新企业家”。加拿大教授Bob Hui在国内拜访叶文贵很久,感叹“在中国农村,没想到会有你这样的陌生男人”。

1986年10月11日,《温州日报》在头版以“新一代企业家——金乡大商人叶文贵”为题,用4000字报道了他的创业事迹。三天后,该报编辑部为部分大企业主召开座谈会,在整理座谈会内容后,题为《向叶文贵学习,努力成为企业家》,第二天刊登在头版。10天后,《温州日报》再次在头版刊登了关于叶文贵的长篇通讯报道。与众不同的是,在这份名为《农民企业家的气魄》的时事通讯旁边,还分发了一篇2000字的评论文章,署名是当时的温州市委书记董,标题是《希望有更多的叶文贵式人物》,人民日报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

1987年全国评选出100名优秀农民企业家,浙江省占6席,温州人叶文贵是唯一一个。

在光环下,他选择感谢关起门来制造汽车的客户

1988年,拥有百万资产的叶文贵突然停止了所有的生意,拒绝了所有人的来访。

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专心造车,是电动车。在过去的几年里,他用他的锤子和不先进的机床,甚至打开了他造车梦想的一角,成为中国民间第一个造车的人。

1991年,他的产品获得1990年国家新产品称号。1993年,他开发了第一辆混合动力车原型,其配件95%以上来自温州。名为yf-1100的电动汽车不仅一次充电可以行驶100多公里,而且最高时速可达80公里。也是混合动力电动车。

当时他一共生产了12辆电动车,但由于社会认可度低,技术不成熟,原计划定价5万元的yf-1100一辆也没卖出去。

为了造一辆车,叶文贵前后花了1500多万,耗尽了家庭财产。1995年,他不得不终止项目,成了有名的太超前的“失败者”。从此,地方政府、媒体等社会各方对他的热情逐渐消退,他开始完全淡出人们的视野。

知名财经作家、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胡宏伟是1995年后为数不多的采访过叶文贵的人。

胡宏伟长期观察温州,写过许多与温州有关的作品,如《温州悬疑》、《中国模范学生——浙江改革开放30年纪实》等。,被全国政协常委、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正泰集团负责人南存辉誉为“温州模式最严肃的观察者、最深刻的研究者、最热心的照顾者”。目前正在写《浙江改革开放40年全录》。

“我和叶文贵面谈过很多次。第一次是80年代后半期,当时他正如火如荼。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会议是1998年的最后一次。我们是通过私人渠道真诚见面的,已经因为失败而拒绝任何采访的叶文贵答应和我们见面。

当时已经成了穷小老板的叶文贵陪着我们到了他工厂的角落。太阳像血一样。他指着一堆锈迹斑斑的车壳说:“只要再有两千万,我一定让我的电动车在公路上跑!”他的眼睛没有沮丧,但仍然散发着燃烧的梦的光芒。正是这永恒之光背后强大的精神力量,驱使温州商人乃至中国民营企业家在风雨中变得更加失意和勇敢,像一只不死之鸟一样永不放弃。”胡宏伟告诉报纸。

多年后,叶文贵向浙商博物馆捐赠了一个红色的“yf-1100”电动车外壳,让人想起了在温州金乡点燃的“中国农民电动车梦”。

纪念改革者就是用历史照亮改革的未来

胡宏伟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表示,20世纪80年代中国“一个改革”的总体成功源于市场经济的基本取向,而浙江则是市场经济最彻底、自下而上的基层突破。“一改”时期浙江的胜利,就是“温州模式”的胜利。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浙江奇迹”是一个放大升级的“温州模式”。所谓“温州模式”的全部秘密,在于主要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率先垂范,充分培育丰富的市场经济土壤。

“最吸引我的是,叶文贵作为温州改静卿股票网革潮流引领者群体中最典型、最普通的底层代表,具有很大的历史标杆意义。他从一个穷乡僻壤的农家子弟,变成了一个有钱人,让无数不可能成为可能,这正是市场经济的魅力所在。叶文贵的寓言清楚地告诉我们,改革的本质不是一场华而不实的思想运动,而是一场以无数人为主体的简单的脱贫致富长征。无论是叶文贵的成功还是失败,都足以让他在中国改革史上留下一个值得我们长期希望的背影。”胡宏伟说。

胡宏伟告诉本报,叶文贵的离开让他想起了两年前在浙江去世的另一位著名改革英雄——海盐衬衫厂厂长卜新生。20世纪80年代初,他们的异端邪说十分突出,从北到南相互对峙。浙南以叶文贵为代表的个体私营经济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浙北则是对以卜新生为代表的国有集体经济的艰难突破。他们用信念和实践,撕开了当年计划经济僵化格局的铁幕,为中国的改革闯出了一片天空。“在重启第二次全面深化改革的时刻,叶文贵和卜新生留下的宝贵经验和教训仍然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因为中国的改革还在路上,只有历史照亮的改革未来才是真正的未来。”本报记者)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