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1-02-11

家庭教育法草案:国家可以在必要时干预家庭教育

原标题:家庭教育法草案:国家在必要时可以干预家庭教育

法治日报2月11日报道,家庭教育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1月20日,《家庭教育法》草案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初步审议。

根据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是负责实施家庭教育的主体。必要时,国家干预家庭教育。同时,草案打算规定家庭教育不得有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离婚不要懒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拒绝“丧偶育儿”等。

接受《法治日报》采访的专家认为,家庭教育立法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其生命力在于实施。对于一些有争议的问题,草案没有明确规定,而提出的一些要求过于原则性和不具体,有些在现实中难以操作,需要进一步优化和完善,以保证法律的有效性。

该草案回应了社会关切

明确提出了干预制度

最近,家庭教育法草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草案包括总则、家庭教育实施、家庭教育促进、家庭教育干预、法律责任和补充规定,共6章52条。它规定了家庭教育的基本原则、政府促进家庭教育的领导体制、工作机制和保障措施,并明确了家庭教育干预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草案中有关于家庭教育干预的单独一章,赋予学校、村(居)委会、家长或其他监护人批评教育、监督教育的权利,明确了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对家庭教育的干预及主要措施,并对实施家庭义务教育指导作出了具体规定。

据《法治日报》记者观察,虽然网络上对此叫好的声音占了绝大多数,但也有人质疑:家庭教育应该是家庭的事,关于家庭教育的立法是否过多受到公权力的干预?

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褚赵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家庭教育本身就是一个家庭问题。即使没有家庭教育法,父母和监护人对家庭教育负责也是无可争议的。只是近几年很多社会问题,比如青少年恶性犯罪增多,都和家庭教育有关。

楚赵辉说过,俗话说,“孩子不教,是他父亲的错。”在过去,这可能只是一种道德要求。但在法治社会,需要通过法律明确家庭教育的责任。因此,草案在家庭教育干预前设立了家庭教育实施一章,明确了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实施家庭教育的法律责任,提出了提高其家庭教育能力和创造良好家庭环境的要求,并对家庭教育的内容和方法做出了指导和规定。

《法治日报》记者发现,当草案规定父母要进行家庭教育时,并没有强制性规定,而是一个倡导性规定,公民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教育子女。只有当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拒绝或者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或者家庭教育实施不当导致子女行为偏差,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在实施家庭教育过程中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时,国家才会介入家庭教育,进行相关干预。

家庭教育严重缺乏

很容易引起社会问题

张伟(化名)13岁。他初一。父母离婚后,他在南方工作。张伟是由将近八十岁的奶奶带大的。常年家庭教育的缺失,让张伟逐渐叛逆,自暴自弃,在学校结伙欺负同学。在一起故意殴打同学事件中,受害者脚踝受伤,不得不安装辅助器具才能正常上学。

苏州市公安局墉桥分局桃沟派出所民警杨在与张伟父母的沟通中发现,张伟的家庭教育存在严重问题:张伟的母亲在电话里对张伟大吼大叫,不问原因;张伟的父亲也表示不耐烦,甚至放弃了孩子。事发后不久,杨在处理多人故意打架的报警时发现张伟也在其中。

杨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桃沟乡的留守青少年数量不断增加,他们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庭教育的缺失使得这些青少年处于一种“放养”的状态,打架斗殴更为常见。因为他们还不到法定年龄,除了批评教育,要求家长严加管教,警察遇到这种情况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家庭教育法》的出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选择。

《家庭教育法》草案规定,未成年人不满法定年龄受到公安机关行政处罚或者不受行政处罚的,公安机关可以对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进行培训,必要时可以责令改善家庭教育。违反秩序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根据情节轻重,可以处1000元以下罚款,并处5日以下拘留。

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少年家庭法院副院长李梅对《法制日报》记者表示,根据多年办案经验,大多数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涉及未成年人家庭教育问题。主要表现为家庭不完整,父母外出打工,爷爷奶奶溺爱或者监管不力,部分父母犯罪。涉案未成年人大多不能完成义务教育,初中辍学,无所事事,交友不慎,结伙,沉迷网络,性格孤僻,不能正确识别自己行为的本质,容易受他人影响,有盲从心理。

李梅认为,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介入家庭教育,对家庭义务教育进行指导是必要和及时的。“草案第四十四条规定的几种情形,是司法实践中未成年人违法的常见情形。由于刑事责任年龄的原因,部分儿童可能在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下,犯有严重违法行为。在此之前,司法部门无法干预,只能放任不管,最终走上了更严重的犯罪道路。”

楚赵辉说,许多家庭没有履行家庭教育责任,这导致他们的孩子犯罪。家庭教育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需要法律的规范和约束。

李梅说,以前普遍认为孩子的教育是家里的私事,外人很难干涉。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我们应该认识到,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而是具有独立的人格。家庭教育不仅是一个家庭问题,也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需要公共权力的干预和引导。

在采访中,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也认为,一些社会问题,如教育,只有在公共权力参与的情况下才能得到保障。

学科界限不清

缺乏规则很难实施

鉴于中国很多父母在家庭教育中信奉“棍棒下的孝子”,草案明确指出“家庭教育不应有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立即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反家庭暴力法》将家庭暴力定义为家庭成员通过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个人自由、频繁虐待和恐吓实施的身体、精神和其他侵犯行为。按照表现形式,可以分为身体暴力、情感暴力、性暴力和经济控制。

楚赵辉认为,从《家庭教育法》的立法精神来看,这一定义显然适合正在制定的《家庭教育法》。但是有些家长还博贝游戏 是有认知上的错误,认为孩子犯错就要打骂,偶尔打骂一下也是可以的。

这种“小骂”算暴力吗?如何判断“冷暴力”不同于拳脚结合?草案现有的内容并不能解决公众对“暴力”的所有困惑。虽然草案提出了对“不合格”父母的惩罚方案,但只有少数孩子因为个人能力、血缘关系、感情联系等原因,可以主动举报父母。大多数“不合格”的父母最后都要靠自律。“家庭教育中的暴力事件发生后,没有明确规定是谁告诉相关部门的。可能导致这种事情发生在源头或者无人问津,需要进一步优化和完善。”楚赵辉说道。

在网上关于家庭教育立法的讨论中,很多在职父母认为家庭教育法草案忽略了一个当今社会无法回避的问题:父母上班,没有时间陪伴,更谈不上有效陪伴。不仅在职父母,全职父母也有困扰。可以说很少有父母懂得合法教孩子。

程说:家庭教育法是否只适用于在校儿童教育,它与义务教育法的关系如何,成人教育是否适用,老年人如果想学习能否得到帮助,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澄清。至于一些部门的职责划分,立法不能只说哪些部门负责,具体做什么不清楚,草案也没有规定这些部门不履行职责会受到什么处罚,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草案规定了公安稽查法等机构介入家庭教育的情况和主要措施,但关键在于配套设施的落实,避免流于形式。”李梅建议,第一,家庭教育的缺失已经达到草案第四十四条的规定。不仅要给父母提供家庭教育指导,还要有专门的机构或人员对孩子进行矫正教育,因为父母可能很难改变,孩子更有可塑性;第二,建议办案中发现的未成年被害人,如果有家庭教育问题,应当予以纠正。

程认为,家庭教育立法本身是一件好事,但关键在于其内容的落实,让人觉得是继义务教育法之后的又一部重要法律,关乎教育和生活。但是,做出努力的不仅仅是教育部门——过去颁布的很多法律法规都成为了教育部门的法律。希望这一次,通过细化和明确其他部门的义务和责任,使《家庭教育法》真正成为国家法律,有效推动家庭教育法制化。

(原标题为《家庭教育法》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步审议。必要时,国家可以干预家庭教育”)

(本文来自新闻,更多原创信息请下载“新闻”APP)

聚合阅读